他山之石位置:新闻资讯

稻盛和夫:做企业要有关爱之心

2016-09-15

作者:稻盛和夫 日本经营之圣

来源:管理的常识



利他心

关爱之心和“爱”,也可以称作“利他心”。所谓利他心,就是不只考虑自己的利益,就算做出自我牺牲,也要为对方尽力的那颗心,是作为人最美丽的心。我觉得在商业世界里,利他心也是最重要的。

很多人认为,在竞争激烈、弱肉强食的商业社会中,讲什么“爱”和“利他”,只会失败,不可能成功。在此,我想举一例来证明事实并非如此。

京瓷的美国分公司AVX公司是一家电子零部件制造商,1995年在纽约交易所重新上市。从收购该公司到重新上市,其间的经历表明,即使在商界,利他精神也特别重要。即使短期会有一些牺牲,但长远来讲必定会得到回报。

 

邂逅AVX公司

我与AVX公司的邂逅可以追溯到1974年。当时该公司的经营者名叫马歇尔·巴特勒。他提出一项申请,要求终止爱诺boxAVX公司前身)与京瓷签订的一项专利合同。我与AVX公司及巴特勒先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见面的。

早在20世纪70年代初,我就深信应用多层陶瓷技术的大容量复合电容器一定前景光明。得知美国爱诺box公司业已掌握了此项生产技术,我决心引进该技术。

那时签订了购买该项专利的合同。内容是京瓷在日本生产多层陶瓷电容器,并在全世界销售,而在日本国内的销售则由京瓷垄断。

之后,爱诺box分化为两个公司,其中涉及多层陶瓷电容器业务的就是AVX公司,巴特勒就任该公司的一把手。他上任后得知爱诺box与京瓷签订合同的内容后,提出要终止该项合同。大概是他感觉到,日本电子市场前途一片大好,合同内容却规定“AVX公司的多层陶瓷电容器不能在日本销售,这明显对自己公司不利。他给京瓷寄来一封信函,希望废除这项合同。

 

主动终止专利合同

京瓷与爱诺box公司的合同已是板上钉钉,而且京瓷已经支付包括日本国内专卖权的许可费用。在大多数人看来,完全可以无视巴特勒的要求,但我却不这么想。

我是从“作为人,何谓正确”这条原理原则出发来考虑的。我认为“这项合同在法律上没有问题,但站在原理原则的观点来看又如何呢?确实如巴特勒所言,是不公平的。只对京瓷单方面有利,解除合同是正确的”。我接受了巴特勒的申请,从合同中删除了京瓷拥有日本专卖权的那部分内容。

班尼迪·克罗森先生当时任职于AVX公司,担任该公司的最高经营负责人,并兼任京瓷的专务董事。他在美国《焦点》杂志(199511月号)访谈栏目中说道:当时,巴特勒认为合同(京瓷与爱诺box公司关于多层陶瓷电容的合同)不公平。令人吃惊的是,届时身为京瓷社长的稻盛和夫先生也承认了这一点,修改了合同。也许有人认为京瓷因此放弃了巨大利益,但他们没有看到长远利益。正是这件事让两家公司确立了友好的关系。

他承认,那时形成的友好关系在后来京瓷收购AVX公司时起了很大作用。

但是,在收购AVX公司时,我已将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。直到AXV公司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再次上市之后,我才想起了这些有意义的往事。

提议交换股票

决定收购AVX公司时,我完全出自商业上的考虑,是考虑到京瓷集团的未来发展而做出的决断。

京瓷要推进全球战略,必须要在集团内部拥有像AVX公司这种在世界上具备实力的电子零部件厂家,才能成为可以提供多种电子零件的综合电子零部件生产商。这是我的判断,即基于商业战略的合理判断。

我一直都强调为对方着想的重要性,但实际的商业开展中,合理的战略也必不可缺。重要的是实施战略时的做法。要做到为对方着想,采取作为人应该有的正确的方法来推进战略。

1989年,我对时任AVX公司会长的巴特勒提出了收购建议:让我们联合起来,以电子零部件厂商的立场,为世界电子产业的发展做出贡献吧。巴特勒爽快地接受了,但问题是采用哪种方法。

在众多方法中,当我提议交换股票时,巴特勒马上同意了。于是双方决定,当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中股价为20美元上下的股票,价格增加5成,定为30美元,用在该交易所同期上市的京瓷股票(ADR=当时82美元)与之交换。

但巴特勒马上又提出,30美元太低,希望再增加一成左右,调整为32美元。美国统辖公司社长、京瓷常务董事罗德尼·罗森先生及美国律师都反对接受巴特勒的要求。理由是,如果轻易接受对方的说辞,对方在今后的交涉中就会得寸进尺,提出无止境的要求,对京瓷不利。

然而我考虑的是,巴特勒要对AVX公司的股东负责,他要求尽量抬高股价是理所当然的,因此同意了他股价增加一成的要求。

 

 

再次接受重要的变更

然而,到198912月实际交换股票时,由于道琼斯平均指数下降,京瓷的股价也跌落了近10美元,保持在72美元。巴特勒看在眼里,又再次联络京瓷,提出由于京瓷股价下跌,应该随之将之前商定的以82美元对32美元的交换条件调整为72美元对32美元。

这次连我也觉得对方有点过分,说:“若是京瓷业绩不好,只有我们一家公司股价下跌的话,我们有责任这样做。但市场整体股价下跌,就没有必要变更交换率。”

尽管如此,巴特勒还是执意主张变更交换率,他说:“理论上也许是这样,但我们有许多股东,在现实中不可能用82美元去交换就要跌到70美元的股票。

不用说,罗德尼社长和律师们都竭力反对:“是因为市场整体股价下跌,不能答应他的要求,我们的主张合情合理。”并希望以此来回绝。

但是,我体会到了巴特勒为股东考虑的心情,重新试算以新的交换比率收购是否合算。之后,我确信只要我们努力,就一定可以收购成功,再次接受了对我们不利的条件变更。

 

AVX公司的飞速发展

这一系列的判断,不是算计,也不是感情用事。因为我考虑到,所谓并购,就是文化完全不同的企业结为一体,就像企业间的联姻。这样的话,就要最大限度地为对方考虑。

收购后,京瓷的股价开始不断上涨,AVX公司的股东获得了巨大利益,非常高兴。喜悦也感染了公司员工。一般来说,被收购方对收购方天生就会产生反感和不满,但这次却没有。双方从最初就能进行良好的沟通。

这一事件为之后的工作打下了基础——AVX公司没有特别的反感和抵触,就接受了京瓷的经营哲学和经营体系。在并购后不到5年的短时期内,该公司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再次上市。

AVX公司再次上市,也为京瓷带来了巨大利益:19963月通过抛售股票获得约346亿日元的收益,还带来约1476亿日元(19959月底)的溢价收益。

 

除此之外,AVX公司在被收购后持续高速发展,销售额从并购之前1989年约4.22亿美元增长到并购后5年,即1994年的约9.88亿美元,是之前的约2.4倍。盈利是之前的5.5倍,即1.1亿美元。

在泡沫经济时期,有许多日本企业收购美国企业,但随后都纷纷撤退或卖掉了。没有像AVX公司这么成功的案例。

我认为,这是“利他心”结出的果实。看重对方,为对方着想的行为,表面上看起来似乎让自己蒙受了损失,但终将带来意想不到的成果。